联系QQ:1475113646

炒股票入门_大通集团面临资金紧张困局 持地方银行股权过高或涉嫌违规


  原标题:大通集团面临资金紧张困局 持地方银行股权过高或涉嫌违规

  大通集团目前正面临资金面紧张困局,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基本处于质押状态。为破局,自2018年底以来,公司已陆续转让数家上市公司股权。在大通投资的项目中,其不仅因持地方银行股权过高而涉嫌违规,且所投的几家拟IPO项目也进展缓慢。

  进入2020年,民企资本派系的败退仍在上演,这其中就包括了由天津知名高校的部分青年教师发起创立的民营股份制产业集团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大通集团”)。2018年以来,大通集团持续甩卖手中所持红日药业等2家上市公司股权,近期旗下公司又在积极减持盛和资源股份。公开信息显示,大通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基本处于质押状态。

  除了持有上市公司股权,大通集团还持有不少银行股权,如山西尧都农商行、稠州银行等,其持有的山西尧都农商行股权很可能涉嫌信披疏漏、隐瞒持股比例事项。此外,大通集团还持有天津力神电池的部分股份,而力神电池曾一度被视为和宁德、比亚迪同一梯队的动力电池企业。

  记者获悉,大通集团所持有的上述公司股权目前均有转让意向。

  大通集团甩卖上市公司股权

  “河北钢铁大王”接盘被套

  大通集团官网显示,大通集团在实际控制人李占通的带领下,经过二十余年发展,目前已发展成为集医疗大健康、康养文旅、矿产资源、清洁能源、创新投资五大产业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今年9月中旬,红日药业的一则关于5%以上股东股份冻结公告暴露了大通集团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其所持有本公司的股份被司法冻结,并已取得法院解除相关股权冻结的裁定书,正在办理解除冻结手续。”公告内容显示,大通集团被冻结股权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84%,占其所持股份的100%。

  大通集团旗下主要有两家上市公司:红日药业和一家地方燃气上市公司,相比之下,红日药业显得更为重要,其最新总市值约为180亿元,远高于后者不足20亿元的总市值。红日药业是于2009年登陆创业板的,大通集团为其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持股27%,直到2018年底前后,大通集团才选择将大部分股权转让给兴城集团,就此退居红日药业前十大股东第三位,持股9;74%。此后,大通集团还对红日药业股份做了进一步减持,截至今年9月22日,其持股比例已降至7;59%。

  就在大通集团于2018年转让红日药业股权的同时,其还让出了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位置。该地方燃气上市公司是在2006年被大通集团入主的,当时其持股占该燃气公司总股本的40%以上。资料显示,2018年10月,大通集团将所持燃气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64%股权以10亿元对价转让给了北京顶信瑞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每股成本9;41元。天眼查APP显示,顶信瑞通科技的实控人为丁立国,其为河北知名民企德龙钢铁的董事长。2019年时,德龙钢铁因重组陷入困境的渤海钢铁一举成名。但在接盘大通集团股权一事上,以燃气上市公司目前5元左右的股价看,当初的高价收购很可能有些得不偿失。

  据公告,在两次股权转让后,大通集团共套现23亿元。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大通集团在近几年频频甩卖上市公司股权呢?

  记者获悉,至少在2017年时,大通集团还在积极扩张中,彼时还入股了稠州银行等企业,然而随着二级市场风向的急转,大通集团所质押的股票在股市下跌中爆仓风险浮现。前述燃气上市公司2018年2月初的一份紧急停牌公告坦承,“控股股东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通集团“)数笔质押的公司股票低于平仓线。”其后,时任董事长的李占通又公开号召全体员工增持股票,凡在限定时间前买入股票的员工,如出现亏损,则由李占通个人全额补偿;如产生收益,则归员工所有。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一举措并未能阻止股价继续下跌趋势。

  目前大通集团所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股权有90%以上处于质押状态,而且据裁判文书网等信息,进入2020年后,大通集团和其实控人李占通作为被告,被牵扯进多宗民间借贷纠纷和金融借款纠纷中,而原告机构中就有抚顺银行等。

  9月12日,红日药业公告称,第三大股东大通集团所持有的全部股权已于9月9日因合同纠纷被山西省临汾中院采取司法冻结措施(此后不久又很快解除冻结)。9月23日,红日药业再次公告称,大通集团自今年7月~9月累计减持了公司2;2%股份。

  除了减持红日药业股权,大通集团旗下的天津鑫泽通科技发展中心(有限合伙)也在近日减持盛和资源股份,减持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0;44%。

  旗下三板公司回主板市场遥遥无期

  所持地方银行股权比例过高涉嫌违规

  除了持有上述上市公司股权,大通集团也在三板市场有所布局。三板公司大通5的前身为*ST南华,其于1996年上市,后因大股东占用巨额资金等问题而导致被退市至三板市场。公司大股东为天津大通新天投资有限公司,后者为大通集团全资子公司。

  2015年12月,大通5(彼时改名为“汇集1”)公告称,拟由大通集团将全资子公司大通新天所持的天津大通矿业投资公司50%股权等资产和现金捐赠给公司。公告还披露,大通集团将把汇集实业作为其矿业资产整合平台,“保证汇集股份2016年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2000万元,使汇集股份符合重新上市条件,争取尽早实现重新上市”。其后,汇集股份便一直停牌至今,至如今仍未能如愿上市。最新消息是,公司2019年报被永拓事务所出具了非标意见。《红周刊》记者发现,大通集团手下有员工于今年通过多种方式发布消息称,“我司40002×主板退市公司,寻找优质标的和资金一起寻求恢复上市”,言下之意是招募合作伙伴运作大通5重新上市事宜。

  天眼查APP披露,大通集团的诸多金融资产包括了天津股权交易所、天津大通融汇租赁有限公司、山西尧都农商行、稠州银行等。其中,所持有的山西尧都农商行的股权备受争议。今年一则案号为(2020)津03执273号的法院公告显示,大通集团、实控人李占通,天津集睿科技、控股股东勤联商贸,天津滨海新天投资有限公司、天津新天投资等被列为被执行人,而上述企业向上穿透后的股东为李占通、石璐瑞、张利功等几位自然人。公开信息显示,上述几人之间有着密切的交集,譬如在红日药业招股书中,天津大通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曾是李占通,而石璐瑞持有其2%股份。

  2016年时,尧都农商行定向募股9;5亿股,最终大通集团、天津集睿科技、滨海新天投资均参与此次增资,分别持有9;85%、9;85%、9;09%的股权,为该行前三大股东。按照银保监会2019年发布的《中小银行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规定,“单个境内非金融机构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商行股本总额的10%。”而这三个企业之间存在的或有关联关系,让人怀疑大通集团穿透后持股已经突破规定要求。

  尧都农商行的经营业绩表现平平。2019年,尧都农商行总资产为756亿元、同比萎缩3;5%,该行全年营收增长10%左右,至23;5亿元;净利润减少7;6%,仅有6;5亿元。对于这一块“烫手山芋”,《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大通集团正在为手中持有的尧都农商行股权寻求买家。

  多个投资标的拟IPO项目进展缓慢

  大通集团还持有浙江稠州商业银行的部分股权。稠州银行是一家中小型城商行,其业务深耕长三角地区,目前有员工约5000名。该行的股东以浙江民企为主,包括杉杉股份、华西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华西村资本等。

  记者从大通集团员工李先生处获得了一份股权转让说明书显示,2017年6月,大通集团通过天津新天投资、北京红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参股稠州银行,持有近5%的股权。李先生表示,大通集团目前存在转让稠州银行股权的需求。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末,稠州银行总资产规模达到2233;41亿元,实现净利润16;39亿元,每股净资产5;17元/股。目前来看,大通集团所持有的稠州银行1;75亿股估值超过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稠州银行早在多年前就已进入A股IPO辅导备案阶段,但在2017年时,稠州银行终止了辅导。不过,华西股份曾在2018年初通过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稠州银行IPO目前尚处于筹备阶段”。

  类似稠州银行的上市艰难问题还存在于其他投资项目中,如大通集团投资的天津力神电池股份有限公司也面临上市困难情况,后者为中电力神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力神电池曾一度被视为和比亚迪、比克、ATL(宁德新能源)同体量的动力电池第一梯队企业。2018年,*ST嘉陵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向中电力神发行股份,购买其子公司天津力神特种电源科技股份公司85%股份。2019年时,这一重组已经完成,改名后的ST电能第一大股东就为中电力神。目前,力神电池大部分资产尚未上市。

  记者辗转获得一份大通集团参股力神电池项目材料,『专业正规安全股票配资公司』,内容显示,大通集团和渤海证券旗下的渤海汇金资产共同出资成立常州火红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而常州火红(有限合伙)又

  持有力神电池1;4%的股权。同积极转让其他项目一样,大通集团目前也在为手中持有的力神电池股权寻求买家。

  上述材料还显示,力神电池2018年实现营收51亿元、同比增长13%,当年亏损2亿元、相比2017年的5;4亿元亏幅有明显收窄,但其总负债则高达85亿元。就发展目标来说,力神电池原本计划在2020年总营收达到170亿元。但以目前表现来看,力神与宁德、比亚迪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2018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其后营收增长迅猛,目前市值已达4600亿元,行业龙头的地位进一步巩固。

  据新能源车和电池行业调研机构SNE research的数据,力神电池2018年的出货量占全市场比例为3%,2019年就降至1;63%。公司原本拟在2020年第三季度完成重大资产重组、或在2021年完成上市,目前来看,时间窗口已经非常短暂。也就在今年9月11日,央企中国诚通宣布,与中国电科集团举行力神电池股权重组及划转协议签约仪式,中国电科将其持有的力神电池全部股权转让给中国诚通。此次重组划转既是为贯彻国资委关于央企布局新能源产业的总部署,也有利于力神电池深化改革。此举很可能意味着力神电池的上市步骤将加快。

  大通集团旗下还有不少文旅地产业务,如天津的高档写字楼金谷大厦,亿豪山水郡度假村等。其官网显示,文旅地产业务原本希望能整合后、实现轻资产上市,但目前地产相关企业A股上市非常罕见,而在港上市企业则受困于估值过低的现实。

  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大通集团还通过多家私募基金发行融资产品。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北京融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8只产品标题均有“大通”字样,如“融巢大通医疗产业基金”、“融巢大通股权系列私募基金”等,且基本都在存续期内。以融巢大通股权系列二号私募基金为例,公开信息显示,其拟募资规模为2亿元,收益率为10%~11%。所募资金以股权形式投资于房地产开发。可值得注意的是,在还款来源中,除土地转让收入外,大通集团还承担差额补足义务,且集团实控人李占通承担无限连带担保。

  记者也联系上一位上述相关私募基金产品的投资者张先生,然而他对于手中持有产品的兑付前景非常担忧,表示自己正在联系更多投资人商量对策。

tags: 中国中铁股票

特别公告:本网站全部资讯最终版权归火星人特朗普所有,如大家要转发有关本网有关“炒股票入门_大通集团面临资金紧张困局 持地方银行股权过高或涉嫌违规”等有关配资资讯作为交流分享信息请注明好本站网址.多谢大家一如既往关注谈论吧。

上一篇:481006_在这样的背景下 下一篇:汇添富民营活力_ 犹如印钞机的游戏行业
猜你需要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